连日来记者对煤改电、煤改气的采访中,电价、气价是绕不开的**话题。济南市经信委经济运行局副局长盛顺吉介绍,电力的需求侧管理、移峰填谷一直是工作**,非居民用电从1994年就实行分时峰谷电价,企业夜间用低谷电少花不少钱。从今年开始,居民用电也实行分时电价,夜间低谷电0.3769元/千瓦时。
 
  但对于提供低谷电蓄能的企业来说,按现行政策不能执行居民低谷电价格,属于大工业用电范畴,其中包含基本电费,相当于0.5698元/千瓦时。**范围来看,不少已出台针对电蓄能的优惠电价政策。以江苏省为例,江苏省物价局今年1月出台的政策明确,服务于居民生活的电蓄能低谷电价*为0.2594元/千瓦时(1-10千伏)。
 
  “一方面,我们期待着山东省就低谷电蓄能出台优惠电价政策,另一方面,也希望山东加快推进电价市场化,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,自主协商电价。”中广核鲁电总经理严斌表示。
 
  盛顺吉介绍,济南也已试点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,重汽不久前从宁夏购电,每千瓦时省下0.068元。电力直接交易,双方协商价格,购买方需要向国家电网交“过网费”。
 
  业内人士分析,针对电蓄能**低谷电价格一举多得,可以引导供热单位消纳可**的风电、夜间被浪费的“**电”,对供电企业来说**了经济效益,*减少了对****能源的使用,是**的节能减排。